提刃

花怜日常。


   手捧暖炉,肩上搭着麾衣,窗外是零落的雪。

    谢怜呼出一口凉气,白雾在眼前丝丝缠绕,上升。模糊映出眼前歪坐着的红色身影,缓缓勾勒出脸上俊美的轮廓,先是下巴,再而嘴唇,那唇线极其优美,唇角上扬,漾出月牙儿的形状。

    “哥哥。”月牙儿分裂成两半了,谢怜忽的回了神,思及方才所作所为,一抹薄红悄然攀上脸颊,更有向耳朵延伸的趋势。

      “三郎,我...”虽说谢怜以前更比这尴尬的事情也不是没有。可对面人是三郎,那不管是什么事,都得另当别论了。

     “无碍。”花城向来不在意这些,他现在是高兴的。花城身子稍稍往前倾了些,挑眉说道:“想必哥哥是很喜欢我这张脸了。”谢怜整个人一愣,随即无奈笑着:“三郎,你的乐趣便是调笑我吗。”

      花城只笑着,可真是眉眼弯弯,连带厄命也笑眯眯的,轻快的抖动着。

      半晌,花城含笑道:“我喜欢哥哥看着我。”谢怜一手支额,一手连连打摆。“那我也只偷偷看了。”过了一会,谢怜又觉身子寒冷,连忙抱起暖炉暖手。心中默默暗叹:“跟着三郎的日子实在太过滋润,竟连这冷霜微风都受不住了。”

       细雪如屑,纷飞迷失在寒风中,屋檐下相对而坐的两人,也不知什么时候抱作了一团,温润宁静。